23 Views

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想拼偵、審「自白減刑」
認罪要認到什麼程度?

撰文 / 環海法律事務所
總編輯 / 廖國竣律師
副總編輯 / 王思穎律師
整理 / 陳朝復實習律師


目錄

一、先講結論
二、法律規定
三、最高法院見解整理
(一) 所謂自白,係指對自己之犯罪事實全部或主要部分為肯定供述之意
(二) 如果真的記不清楚自己的販毒行為,就無法自白嗎,犯罪事實之主要部分究何所指?
(三) 自白的內容要多詳細,才可以算是自白,可以「概括自白」嗎?
(四) 偵查程序中,事實是籠統的,那這時候該怎麼辦呢,我要認罪到什麼程度才能算是自白呢?

先講結論:

(一) 偵查程序中,若對於犯罪事實記憶不清楚,先仔細確認檢、警提示之犯罪證據,需對提示證據所含之犯罪事實之全部或主要部分為認罪表示,始可符合自白減刑的條件

(二) 若對於犯罪事實有所保留(譬如僅認輕罪:僅承認轉讓毒品,但實際上法院認為構成販賣毒品),因並未自白到法院認定的犯罪事實之全部或主要部分,故無法構成自白減刑的條件

法律規定:

「犯第四條至第八條之罪於偵查及歷次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定有明文。

最高法院見解整理:

(一) 所謂自白,係指對自己之犯罪事實全部或主要部分為肯定供述之意
(最高法院109年度台上字第5226號判決-嚴格認定):
自白內容,應有基本犯罪構成要件,於販毒之場合應包含毒品金額、種類、交易時間、地點等,足以令人辨識其所指為何。於毒品案件而言,販賣毒品與無償轉讓、合資購買、幫助他人施用毒品或與他人共同持有毒品,係分屬不同之犯罪事實,倘僅承認無償轉讓或未肯定供述毒品對價之收取,自難認已就販賣毒品之事實為自白。

(二) 如果真的記不清楚自己的販毒行為,就無法自白嗎,犯罪事實之主要部分究何所指?
(最高法院109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刑事判決)
本判決認為,犯罪事實之主要部分應以供述包含主觀及客觀之構成要件該當事實為基本前提,應分成兩種情況:

  1.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未交代犯罪事實部分係歪曲事實、避重就輕而意圖減輕罪責,倘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未交代之犯罪事實,顯然係為遮掩犯罪真相,圖謀獲判其他較輕罪名甚或希冀無罪,自難謂已為自白。
  2. 惟若僅係記憶錯誤、模糊而非故意遺漏犯罪事實之主要部分,或只係對於自己犯罪行為之法律評價有所誤解。均經偵、審機關根據已查覺之犯罪證據、資料提示或闡明後,於明瞭後而對犯罪事實之全部或主要部分為認罪之表示,自不影響自白之效力
  3. 本判決也以毒品案件為例,解釋何謂主觀構成要件和犯罪事實之認定:
    販賣毒品與無償轉讓、合資購買、幫助他人施用毒品或與他人共同持有毒品,係分屬不同之犯罪事實,倘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供稱係為他人購買毒品,自難認已就販賣毒品之事實為自白,要無前揭減刑規定之適用。且行為人主觀上有無營利之意圖,乃販賣、轉讓毒品、為他人購買毒品而成立幫助施用毒品等犯罪之主要分際,亦為各該犯罪異其刑罰輕重之評價原因,屬販賣毒品犯罪之重要主觀構成要件事實,如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就販賣毒品犯罪之營利意圖未作供認,即難謂已就販賣毒品之犯行有所自白。

(三)自白的內容要多詳細,才可以算是自白,可以「概括自白」嗎?
(最高法院109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刑事判決)
本判決認為,不論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自白,係出於主動或被動、簡單或詳細、一次或多次,均得稱為自白,即法律上並不排除「概括自白」之效力,但尚不能單憑其等供述「有做(某行為)」、「承認」或「知錯」等概括用語,即逕認已對犯罪事實之全部或主要部分為自白,仍應綜合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於單一或密接之訊(詢)問之全部供述內容、先後順序及承辦人員訊(詢)問之問題密度等情綜合判斷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是否確有自白或有無被剝奪自白之機會。

(四)偵查程序中,事實是籠統的,那這時候該怎麼辦呢,我要認罪到什麼程度才能算是自白呢?
(最高法院109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刑事判決)

  1. 案件於偵查階段時,因其事實具有浮動及不確定性,更有隨時增減之可能,不若在審判中,因刑事訴訟法第 264 條第 2 項第 2 款規定檢察官對於犯罪事實應記載於起訴書中,已然特定且明確,故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對於司法警察移送之犯罪事實往往並不清晰,更遑論有些移送內容過於籠統、概括,故只要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於檢察官起訴前,「就司法警察或檢察官訊(詢)問過之起訴犯罪事實」曾為認罪之表示,應認符合自白之要件。
  2. 若僅司法警察及檢察官未曾就起訴犯罪事實訊(詢)問過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或其等已曾表示認罪但司法警察及檢察官未進一步加以訊(詢)問是否願為自白,致妨礙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自白而可獲取司法豁免或減刑之權益時,始應例外為其等有利之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