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Views

捷運瘋狂殺人事件

撰文 / 環海法律事務所
總編輯 / 廖國竣律師
副總編輯 / 王思穎律師
整理 / 陳朝復實習律師


一、前(21)日傳出有名住高雄之男子刻意北上台中,於台中捷運車廂內持刀隨機攻擊乘客,後遭乘客合力制伏,洪姓犯嫌疑似有思覺失調症。

二、精神疾病犯罪主張不罰或減輕其刑之可能:
(一) 大家對於「思覺失調症」這個名詞應該不陌生,內湖小燈泡案、火車殺警案、鄭傑殺人案皆曾討論嫌犯是否患有思覺失調症。思覺失調症是一種精神疾病,會影響腦部從四週接收訊息、表達訊息的模式。這種疾病會使你很難組織你的想法,可能會使你很難與其他人相處〔註1〕。
(二) 當被告或被告的辯護人主張被告行為當下患有思覺失調症時,便是想主張刑法第19條之效果,不罰或減輕其刑。網路上常見到網友對於隨機殺人案件評論「只要說自己有精神疾病就沒關係了啦」,惟並非犯案後空口白話說自己有精神疾病,即可逃避刑法之追訴,被告犯案「當時」是否患有精神疾病致不能辨識其行為或辨識能力顯著減低之情形,往往是法庭上攻防之重點,被告的辯護律師、檢察官、法官皆會圍繞著這個議題做攻防。
(三) 若經過法院審理後,被告真的因為行為時患有精神疾病致不能辨識其行為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難道被告便可因為精神疾病而能逍遙法外嗎?

三、精神疾病犯罪,縱使不罰,仍有監護處分之適用:
(一) 當然不可能,縱使精神疾病之患者因刑法第19條之效果,不罰或減輕其刑。法院仍得依被告之情狀足認有再犯或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時,對被告施以監護處分,令精神疾病之患者強制入院治療,按照刑法第87條之規定,若法院每年都評估被告有繼續治療之必要,被告可能會面臨無期限限制之監護處分,就是關在醫院一輩子
(二) 所以不要再有只要殺人說自己有精神疾病,即可以不用關的錯誤想法了,若真患有精神疾病應該勇於就醫,勇敢求救並非弱者。

四、遭受攻擊時,可主張正當防衛,但應留意對方是否還有攻擊能力:
(一) 另外,如果受到精神疾病者之攻擊是否可以還擊呢?
答案是:當然可以。精神疾病者依照刑法第19條減刑和不罰,與被害人是否能對於精神疾病者之攻擊為反擊行為乃兩件事情,依照刑法第23條之規定,只要對於現在不法侵害,而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不罰。
(二) 至於,本次事件中,洪姓嫌犯遭人壓制在車門處,有數位民眾對其頭部猛力揮擊之行為,是否均屬於正當防衛呢?
一開始會成立正當防衛,但要留意的是,當洪姓嫌犯喪失攻擊能力時,若仍繼續對其攻擊,可能構成防衛過當。
(三) 對此可參考勇夫護妻案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105年度上易字第1232號刑事判決):
被告當時又不知被害人是否攜帶兇器,因恐被害人逃脫,可能對被告之孕妻造成威脅,故被告於此危急情形下,採取與被害人扭打、並徒手推壓被害人臉部同時緊拉被害人衣領、將被害人壓制在地之防衛手段,固難謂非必要,惟其於見戴口罩之被害人呼吸困難、手部發抖、臉色蒼白後,仍持續壓制被害人之臉部並緊拉其衣領,直至警員到場時,被害人已呈雙眼緊閉、臉色發黑、全身癱軟、無意識狀態而遭警員上銬後,被告始放手,終至被害人窒息死亡,揆諸前揭說明,其所實施之防衛方法,有失權益均衡之相當性而逾必要程度,自屬防衛過當

五、民眾遭遇到此類事件,一定要留意跟保護自己的安全,並採取適當的方法,做正當防衛保護自己。


註1:南投醫院-精神科,什麼是思覺失調症?
https://www.nant.mohw.gov.tw/?aid=509&pid=34&page_name=detail&iid=66